弄云烟

自称茶
非大佬
脑洞极多生物
北极圈爱斯基摩群体

突发奇想

突然想起来我闺女还有个媳妇儿

  

  

  

楚铭笑,166,雷霆,玩术士的。继肖时钦后最心脏选手(实际上是一直以来吧我们小事情可是老实人,有个哥叫楚铭睿,在义斩,一富一穷简直天壤之别(我呸雷霆哪里穷了,从此以后雷霆义斩势不两立(快去死吧你。手速其实很足够,就是懒得用,向来飘在230-247,被认为第二个喻文州,于是用真正的心脏征服了联盟(是真的很心脏于是被列为新四战术大师之一。有点话唠还有点白切黑,和伍霖澍站一起简直就像喻黄王互相魂穿。刚出道的时候是及肩长发,变成二年级生的时候被戴妍琦强行按着剪成了齐耳(据说是为了贴合短发心脏的设定?和霖霖在一起的日常就是互相怼来怼去(而且别人还听不懂。

  

   

   

  

摸个日常段子(串戏很严重请你们打死我:

楚:嘛呢宝贝儿?

伍:还没下训练。

楚:开什么玩笑我看见高队了

伍:可怜的孩子,要不我去问问义父的解药配方?*

楚:霖呐你变了

楚:你不是原来的尔晴了*

伍:本来就不是。最多就是某祁姓男子的水准。*

楚:噫!好了!你变了!*

楚:原来那个单纯可爱又娇弱的伍霖澍哪去了呜呜呜

伍:?陈姑娘啊!陆先生啊!失忆能治吗?*

楚:……分手吧伍霖澍。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注: 

1.指杀破狼。长顾。都懂。

2.都懂。

3.指AWM。祁醉。都懂。

4.出自范进中举“噫!好了!我中了!” 

5.陈姑娘指杀破狼陈轻絮。陆疏陆先生。。。不知道是谁的请自觉找鹤总面壁。

  

觉得侵权的可以私信。如果鹤总不授权会改。  

帮忙宣一下

群画风非常迷

群内湛卢招承影在线打架

柾:

#群宣
#占tag致歉
这算是个带皮水聊的群
希望能有更多的同好一起玩耍
群里的各位都非常有趣,确定不进来玩嘛?
来了咱就是一家人!
门牌号:608176592
若是怕麻烦,可以看p2的二维码

你问群名为什么要叫这个?那当然是群里的人都是魔鬼了(亲身经历的痛(哭)

另外,群里的魔鬼们征婚,有意者可以进来x

黄少,你要试一下吗😂
不黏糊糊的秋葵片

[黑遍]你们脑子都喂亲亲了吗?队友爱同行爱呢?

#友情向 无cp
#突发奇想 ooc请注意
#主蓝雨视角 /我真的是粉不是黑
#日常文不对题
#[生活不易 居居叹气.jpg]
  
  
  
  
  
  
  
  
/关于战术头脑(bu假的
  
  
  
职业选手大群
  
  
索克萨尔: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君莫笑:这位同志请说出你的故事
  
百花缭乱:[请开始你的表演.jpg]
  
逢山鬼泣:[快乐吃瓜.jpg]
   
王不留行:哦真的很难得嘛,有问题了的喻文州
   
夜雨声烦:请您闭嘴这位老先生。[怕不是个傻子吧你.jpg]
  
沐雨橙风:黄少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说出的这句话
  
风城烟雨:[看来你需要清醒清醒.jpg]
  
一枪穿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jpg]
  
夜雨声烦:[不仅不会而且还美滋滋.jpg]
  
索克萨尔:所以还有人记得我想说什么吗?
  
索克萨尔:你们就这么忽视我的问题真的好吗?
  
唐三打:[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jpg]
   
石不转:[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jpg]
  
索克萨尔:非常感谢这位依然记得我要说什么的先生
  
石不转:我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好奇
  
索克萨尔:……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情的嘲笑
  
索克萨尔:叶神请代我向您母亲问好(^_^)
  
索克萨尔:我只是想知道
 
索克萨尔:有些前辈,明明年龄不大身体状态也还不错
  
海无量:就不幸罹难?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方锐我谢谢你
   
索克萨尔:就因为手速问题而退役
   
索克萨尔:真的不是为了自己的脑子找借口吗?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精辟
 
无浪:一刀对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生灵灭:可能还有
  
生灵灭:要脸?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更扎心了
  
风城烟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的
  
百花缭乱: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王不留行:所以
 
王不留行:你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
  
王不留行:[可怜的孩子,手速问题并不一定不是你的错,但从出生就没有脑子真的不是你的错]?
  
————神来之笔王杰希没错了
  
  
   
  
   
   
/关于长个
  
  
  
新生代群
  
  
流云:啊啊啊我好愁啊
   
流云:被逼喝奶是什么感受你们有过吗!!!
  
鸾辂音尘:小卢,你要相信这是黄少和喻队对你深沉的爱
 
青之驱:就像父母一样
  
战斗格式:源远流长
  
寒烟柔:亘古流芳
  
流云:……
  
流云:请你们先去补补脑子好吗!!
  
流云:源远流长亘古流芳是这么用的吗!
 
流云:还有父母爱是什么鬼啊!
  
木恩:好像也没有吧…
 
木恩:毕竟我们也不用愁不长个
  
流云:好的高英杰我记住你了
 
流云:拉黑了
  
流云:下场蓝雨对微草咱俩one on one
  
木恩:[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jpg]
  
长河落日:喜闻乐见庙药互黑
  
谁不低头:喜闻乐见
  
小手冰凉:举国欢庆
 
花繁似锦:人设崩了各位
  
花繁似锦:你们冷静一点
  
一寸灰:瀚文,早点睡觉是可以长个的
  
流云:呜呜呜一帆哥这世间凉薄只有你是真心爱我
  
一寸灰:…
  
一寸灰:对不起我后悔了我是直的
  
流云:???
 
流云:[生活终于对我这只小猫咪下手了.jpg]
 
流云:[看破红尘.jpg]
  
鸾辂音尘:你要出家??
  
青之驱:对不起没忍住
 
鸾辂音尘:小卢,你不要想不开啊!
  
鸾辂音尘:活着不好吗干嘛非要出家!
  
战斗格式:[为你的才华鼓掌.jpg]
  
长河落日:真的秀
  
长河落日:可以的
  
流云:…我看透你们了
  
流云:一群大猪蹄子
   
————所以你们一开始的话题呢?
  
  
  
  
  
  
/关于APM判定界限
  
  
  
职业选手大群
 
 
夜雨声烦:出来出来出来@全体成员
  
夜雨声烦:活着的冒个泡!
 
海无量:您又什么事?
  
君莫笑:怎么说话呢点心
 
君莫笑:这种时候不应该保持沉默吗
  
一枪穿云:[为你鼓掌.jpg]
  
防风:天秀
  
王不留行:说得好
  
索克萨尔:何必自取其辱呢少天
  
索克萨尔:明明很清楚你一张嘴全世界都安静了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队长
  
夜雨声烦:枉费我一番好心想为你正名
 
夜雨声烦:真的是亲队友(ノ=Д=)ノ┻━┻
 
唐三打:你说这话的意义在哪?
 
大漠孤烟:你们蓝雨很闲吗?
  
鬼刻:不是很闲,是腌入味了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
  
逢山鬼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你这么幽默的吗
 
沐雨橙风:[您的好友已经笑得不能打字.jpg]
  
一叶之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沙雕梗哈哈哈哈哈哈
 
石不转:原谅我忍不住
 
生灵灭:[笑到抽搐.jpg]
  
无浪: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好像约等于废话
 
百花缭乱:不是约等,是就是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我假装没看见你们在bb啥
  
夜雨声烦:冷静一下我们进入正题
  
鸾辂音尘:你确定吗黄少这才刚刚进入正题???
 
飞刀剑:围观蓝雨副队大型事故现场
 
夜雨声烦:[平平淡淡才是真.jpg]
  
夜雨声烦:你们是对手速200有什么不可逆转的误解吗?
 
王不留行:黄少天试图转移话题然而失败了
  
夜雨声烦:没有!
 
夜雨声烦:手速两百已经很快了啊(ノ=Д=)ノ┻━┻
 
夜雨声烦:你们难道没有上网百度过APM界定范围吗
  
夜雨声烦:就那么笃定的轻信了某位王先生的突发脑洞吗!
  
百花缭乱:嘿我还真查过
  
王不留行:所以呢?
  
夜雨声烦:所以什么所以啊!
  
夜雨声烦:所以我们队长根本不是手残啊!
 
夜雨声烦:你们难道没有想过吗
 
夜雨声烦:so call的峰值九百多一千那根本就不是手速好吗!
 
夜雨声烦:那是帕金森患者啊!!!
 
君莫笑:??
 
君莫笑:所以又cue我干嘛?
 
君莫笑:手速快是我的错吗?
 
————手速快不是,损才是
  
  
  
  
 
  
  
二十五分钟极速沙雕
ooc见谅
撞梗……
撞梗算我的吧…
  
  
  
   
  

要我说,all叶向的老叶也不应该又皮又软,就应该是,场上邪魅娟狂(???)霸总(?)各种操作666,床上又怂又浪诱受(你暴露了什么

[黄少天个人中心向]遍洒星辰

#少天生日快乐
#不卡文会死星人茶这次终于想起来提前写生贺
#文笔巨烂,看不懂…看不懂正常我也看不懂
#天雷预警  原著向x西幻风混搭
#双线剧情  平行世界  He&Be 
#赶上了呜呜呜!                   
       
      
      
     
      
(零)
他种下星星。
         
      
     
(一)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夜雨声烦敲响了黄少天的房门。
“该起床了少天,今天是你接任骑士团长的日子。”
“我再睡会儿…夜雨……”
“听话,今天公爵大人和祭司大人都会去。”
“啊???我靠完了!我还答应了文州他们今天早去一会呢!”屋里的人瞬间清醒,一时间屋内叮咣声不断,站在门口的夜雨无奈地扶了扶额。
还能怎么办呢?他毕竟还是个朝气蓬勃的十七八岁少年呢。
        
      
     
(二)
这一切,多么熟悉。
黄少天站在空无一人的观众席上,面前是那块万分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赛场,空无一人、黑黢黢的赛场。
最后一次了。黄少天叹着气。
  
   
是的,剑圣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联盟,是属于小卢,属于英杰,属于唐柔,属于孙翔他们的,黄少天明白,那么通透一个人,他心里明镜似的。
  
  
可他毕竟还是不舍的,夜雨声烦陪着他走了十多年,陪着他从网游打到比赛场,陪着他从出道到封神再到没落最后总会退役,到那个时候,夜雨就不再是他的啦。到时候小卢会拿着他的夜雨,继续无可阻挡地冲向前去。
小卢,对,小卢。我老啦,蓝雨和联盟都不再需要我了。黄少天抬起手,疲惫地捂住脸。小卢是朝气蓬勃的一代,他才是蓝雨的希望,有他在,蓝雨一定会更好的,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很多很多个冠军和很多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到那时,我就是累赘了。
          
      
      
(三)
“我说黄少天,你怎么才来?我和文州都等好久了。”王杰希摆弄着他手杖顶端的翠绿色宝石,王不留行倒在半空中飘着的灭绝星辰上睡得天昏地暗。
黄少天酸溜溜地道,“还文州,对我就叫全名,真偏心,又不是你天天逮着文州暴揍的时候了?”王杰希抬头看天,作势没听见。
“行了少天,一会陛下就来,你先准备一下吧。”最后还是喻文州举着索克萨尔的灭神挡在王杰希和黄少天中间,以防他们俩打起来。
    
  
国王到的时候,全场基本都到齐了,除了叶修。
国王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近侍见了,立刻开口说:“陛下,君莫笑来了,叶亲王请了假。”
“好吧。”国王转而大声道,“人已到齐,我宣布,骑士团长接任仪式现在开始!”
   
    
黄少天接过剑的时候手是有些抖的,新骑士团长的手向来稳而精准,只有这一次他紧张的险些咬了舌头。国王看着这个年轻气盛又不懂得隐藏好自己情绪的少年,为自己选人的精准满意地点了点头。
   
      
      
(四)
“队长。”
喻文州回头,“怎么了少天?”
     
    
黄少天思来想去很久,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喻文州。他是他最信任的队长,相信蓝雨没有他之后,喻文州也能带着这些人接着向前闯。蓝雨可以不需要一个逐渐陨落的剑圣,但不可能不需要一个战术大师。
“我可能,这个赛季打完就会退役,我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了。”黄少天死死盯着喻文州的眼睛,那清澈的瞳孔倒影着他的身影和他身后的选手通道。
他看见他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讶异和失落,很快变成了无奈和理解。
他说:“好。”
    
     
     
(五)
回去的路上,有不少人来向他祝贺,黄少天笑眯眯地一一表示了感谢,只是话说了一半,人便散了大多,最后只剩下他和夜雨。
夜雨揣着冰雨慢吞吞地在后面散步,黄少天转过身来,边倒着走边开始和夜雨唠唠叨叨。
“夜雨。”
“嗯。”
“夜雨。”
“怎么了。”
“夜雨。”
“我在,少天。”
“夜雨,你说,我要是哪天死了怎么办?骑士团长,干什么不都得闯在最前面以身作则什么的?到时候文州就得一个人看着祭坛没人陪他老王也没人和他打架,张佳乐方猥琐抱团取暖,叶不羞一天天端着亲王架子谁也不见只能靠沐橙来回跑腿,那样可就没意思了。”
夜雨没说话,只是拔剑出鞘递给他。冰雨闪着寒光,清晰地映出他和夜雨的身影。
黄少天眯着眼睛欣赏这把闻名大陆的剑,没接。
    
     
      
(六)
黄少天不是真的话唠,他只是外热内冷,垃圾话是战术,而原来那些絮絮叨叨都不过是少年满腔无处发泄的沸腾热血,等到真的认识这个世界,他就不是黄烦烦了。
喻文州是了解黄少天的,赛场上的他永远镇静冷血而残忍,夜雨声烦的冰雨会失误,但永远不会发抖。剑圣的巅峰时代他划破长夜刺向破晓黎明,剑圣的职业暮年他收敛张扬藏起致命獠牙,丛林中的狼永远需要提防,黄少天亦是。他能看清前方迷雾,清楚自己身处何地,明白人生兴替更迭,因而他清楚,什么时候该退出。
所以他只是短暂地遗憾了一番,便迅速从剑与诅咒的第一次分崩离析中走了出来。
所以他感到失落,但更多的是无奈与理解。
所以他微怔,就迅速整理好情绪,答应黄少天说,“好。”
     
     
     
(七)
夜雨停住脚步,颇为正经严肃地直视黄少天。
“你的剑,不接过去吗?”
黄少天挑眉笑道,“我为什么要接过去?夜雨,这把剑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懂吗?”
夜雨沉默了。
  
      
的确,国王给的冰雨,没有理由接过去。
他们是自由的人,不拘于这小小的王国,每一个人都有独立生存在这片大陆上的能力,就算离开这里,也能风生水起。叶修的一叶和莫笑,王杰希的留行,韩文清的大漠,喻文州的索克,他的夜雨,周泽楷的一枪,楚云秀的风城,还有更多,哪一个不是令世人艳羡的对象?无论锋利、柔软、强硬、圆滑、自傲、谦恭,他们的一切,哪一项不使国王心生恐惧?
这冰雨,本身就是国王对他的桎梏,时刻提醒他身为何职身处何地,牢牢地束缚着他和夜雨声烦,安居这一隅。
    
      
“夜雨,冰雨本来就不是属于我们的,这个王国也不是属于咱们这些异类的。”
    
     
     
(八)
黄少天失神地盯着赛场的角落,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多年以前的冠军。
   
    
那场比赛并不是蓝雨主场,北方的夏天和南方比起有天壤之别。在总决赛最后一场,黄少天就是这样,叼着一根咬了一半的冰棍站在空旷的观众席上和王杰希方士谦打赌,看最后一场比赛究竟是蓝雨赢还是微草胜。
那时候人们眼里不可琢磨的小魔术师已经俨然远去,剩下的微草队长独立而严肃,把身边活宝似的方士谦和黄少天硬是压了一头,哪怕王杰希私下里并非口口相传的慈父情怀反而是充满少年感又爱不时开玩笑。喻文州抱着战术笔记和黄少天的外套站在一边,并不参与这三个人幼稚的争斗,仅偶尔在副队落下风时开口帮腔,几句话就能把优势重新拉回己方。
    
    
王杰希,方士谦。这是现在的荣耀粉口中多么过去式的名字了。黄少天想,要不了多久,我也会成为新粉口中的老剑圣,蓝雨的前副队,荣耀赛场上的旧名人。
这个时代的步伐越来越快,只有无限的加快速度才能赶上,但人终究是会疲惫的,总有一天,无论你的精力多么旺盛,总有一天,会被远远超越,会被时代淘汰。
     
      
      
(九)
异类,他们的确是异类。
    
     
这个暗中成立的组织中,所有成员都有一个与自己相生相伴的可以化形的灵魂体,他们有的志同道合,有的截然相反,有的仿佛双生子,有的宛如海与天,有的人一辈子只有一个,有的人几个月便另生新友。
比如张佳乐和他的百花缭乱,肖时钦和他的生灵灭就极为相像;孙翔和原本属于叶修的一叶之秋,张新杰和他的石不转就不大合拍。
夜雨就是黄少天的。
    
     
像其他人一样,夜雨从出生便陪伴在他身边,但他们两个一点都不相似。黄少天平时热情活泼,总能唠唠叨叨个没完,也善于从身边寻找乐趣,上了战场果敢锐利,天理伦常除外,向来杀伐决断;夜雨生来冷静自持头脑清醒,易于接触却也容易拒人千里之外,一旦认定,剑下从不留敌人。
这样的特点,被国王列为重点拉拢对象,但要不了多久,那个自以为是的老头就会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十)
突兀的铃声突然响起,惊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黄少天。
究竟有多久了,距离自己上一次怀古伤今?黄少天从来不是恋旧的人,他更喜欢向前看。
    
     
“喂?”
“少天,回来吧,天黑了。”不知是不是信号不太好,喻文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带了点杂音,听起来陌生又失真。
“……队长。”
“怎么了?要我出来陪你开小灶吗?”
黄少天一时失笑。
“行啊。”
   
    
   
      
      
     
      
     

发现真理

我每次脑内剧场少说能扯三万字

写出来基本只有三十字到三百字

三千字都是可望不可及(ಥ_ಥ)

脑一个全职背景的亲闺女

原著背景

伍霖澍  174,微草,第十九赛季出道,天秤座,苍耳子,扫把生机,后接手王不留行,机会主义,走位风骚,大小眼,左大右小,自然卷长发,矜持温和,攻,话少非话废,懒

感谢春光如昨

#是我自己的生贺

哈尔滨今天很热。

补课班的空调开的有点大。

挺冷的。

还有二十几天升初四。

不想学习。

但是我喜欢争第一。

喜欢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像喜欢全职和添福一样。

有始有终不容易。

但善始善终才更难。

我不想太早就终。

所以感谢春光如昨依旧。

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各位
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甜心看了怕不是要被气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